而,與此同時。

董事長辦公室內。

林雅的面色,一片煞白…!

方才,走廊上的打鬥聲,

付出數千萬代價,招來的無數打手,就連一個人都攔不住?

這簡直讓人震駭,難以置信!

那個惡魔,究竟恐怖到了何等地步?!

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林雅猶豫片刻,最後看向保險箱一眼,一咬牙,乾脆直接衝出了辦公室……!

她知道,秦蒼穹肯定秦蒼穹肯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此時,保命要緊!

她只能拋棄保險箱,先逃命再說!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在數十保鏢的掩護下,林雅快步朝着消防樓梯的方向衝去,準備沿着通道一路向下逃竄!

而,當她剛衝到消防樓梯口時,腳步卻驚恐駭然,猛地止步了!

因為,消防樓梯口,站着一道倩影!

那道倩影,似乎早有等待,正站在消防樓梯的通道口,堵住了去路。

一身倩影,勁裝黑衣。

赫然,正是花木蘭!

「林小姐,何必着急走?」花木蘭美眸冰冷,淡漠的抬頭,盯着數米外的林雅。

一縷青絲劉海,輕輕順着她的額頭飄落,絕美動人,但卻殺機湧現。

林雅整個人站在原地,俏臉煞白,一片驚恐難堪!

她,又怎能不認得這女人?!

這個女人,正是昨日,幫助秦蒼穹殺戮一片的那個女魔頭下屬啊!

林雅焦急慌亂之下,對身旁的保鏢們一聲叱喝,「上……!!」

身旁,數十名私人保鏢猛地衝上前,就要先發制人,拿下這個勁裝女子。 正月十五過後,大軍已經收尾了,康熙下旨準備班師回京,婉妍正好再太后的身邊請安,瞧著太后的樣子,好似狠狠的鬆口氣。

蒙古的女眷們紛紛離開了,太后才放鬆下來。

「皇后,該班師回朝了,你們要把東西都收拾好了,絕對不能留下一點東西。」太后瞧著皇后吩咐起來。

「皇額娘,您放心,我會收拾妥當的,您看是否要在最後,再宴請一下蒙古的福晉們?」皇後生怕太後會不滿,趕緊問道。

「不用!」太后很堅決道,「蒙古福晉們還是少接觸微妙的。」

女眷們離開時,太后特意把婉妍留下了,婉妍安靜的坐在了椅子上,等待太后的命令。

「婉妍,後日要離開,你收拾好了沒有?」太后慈愛的問道。

「回皇額娘,已經收拾好了,而且,還拿了不少的禮物。皇額娘,您是否要賞賜一些禮物給蒙古的福晉們?」婉妍趕緊詢問道。

「不必了,記住了,不用再額外多給察罕家族東西了,連額吉那邊都不要多給。」太后準備了娘家的賞賜,不希望婉妍被這些人賴上。

卓爾濟福晉已經年事已高,無法再控制住下面的人野心了。

「皇額娘…..那邊也不給了?」婉妍順着太后說道。

「嗯,額吉說了,幾個嫂子都是有各自的小算盤,不管是誰當了這個福晉,都不會放過萬歲爺的。」太后冷冷的說道,「佟妹妹,你那邊都注意一些,皇后是個有野心的,大概會伸出援手。」

在宮內沉浮多年,太后早早的看透了娘家的意思,忻妃那邊是面子太薄,還沒有看出家族的意思,從準備插手選秀的事兒。

「娘娘,您安心吧,皇帝有言在先,今年的選秀還要挑選幾個蒙古的宮妃的,畢竟,出征的時候,那幾個部落沒少出力。」佟太后說道,「若是有人想不開,進宮后敢出手,我就會出手的。」

太后聽到佟太后的話,懸著的心算是落地了。

臨近午時,婉妍才離開了太后的帳篷,發現營地內都開始收拾東西,除了當值的御前侍衛外,其餘的在開始收拾帳篷了。

她停在自己的帳篷門口,順着空隙往外面看着,蒙古那邊的帳篷居然沒有少了一頂。

「晃阿,蒙古的首領們都不準備回去嗎?」婉妍好奇道。

「主子,是留在這裏呆上兩個月,等待得狩獵的時間到了,會直接進行狩獵的。」晃阿回稟道。

婉妍踏入了帳篷,瞧著康熙站在了龍椅前面,在不斷的往上方舉著哈豐阿。

「高高…..」哈豐阿很喜歡舉高高的遊戲,往日都是小太監們舉高高,只要康熙在承乾宮,這個工作就是康熙來完成的。

「阿諢,您和哈豐阿玩,等到了外面,哈豐阿要舉高高,您該怎麼辦?」婉妍無奈的看着康熙問道。

在康熙的面前,哈豐阿說什麼都是對的,一點沒管教過,甚至偶爾發了一個聲音,康熙都一直誇讚,哈豐阿很是聰明。

「當然是陪着哈豐阿玩了。」康熙樂呵呵的說道。

「你還要不要形象了?」婉妍心中很是開心,康熙能在他們母子二人的面前放下了架子,陪着哈豐阿一起玩鬧,算是一個進步吧。

「我小時候,可是很希望阿瑪能陪着我玩兒的,卻從來得不到,現在,哈豐阿會有一個阿瑪陪着長大。」康熙看向婉妍承諾到。「皇額娘那邊情緒如何?」

此時,康熙很是擔憂太后的情緒,察罕部落做的有些過了,不斷的給太后提出要求,太后根本做不到,蒙古諸部的人被太皇太后寵愛的有些刁鑽了,太后只要不滿足,這些人就說太后是不屑做這些。

「阿諢,皇額娘的情緒不是很好,甚至說了,不許額外給察罕部落東西,連卓爾濟福晉的賞賜都要減少。」婉妍看向康熙。

「聽皇額娘的安排吧。」康熙點點頭到。

正月十八的清晨,天還未亮,康熙抱着熟睡的婉妍和哈豐阿走進了龍攆,皇後站在了馬凳上,瞧著遠處的一幕,心裏酸唧唧的,卻一點不敢反駁。

廖嬤嬤瞧著皇后的樣子,心裏有些不得勁兒了,若是皇後娘娘能有這份恩寵,赫舍里氏就不會再作妖了。

噶布喇夫妻二人近視希望皇后能有一兒半女,索額圖則是希望能讓皇后給家族的其她的秀女鋪路,兩邊算是意見不統一了。

「主子,該啟程了。」廖嬤嬤靠近皇后說道。

皇后苦笑一下,走進了馬車裏面,營地內,不少大臣都瞧見了這一幕,心中暗暗琢磨,該與佟國綱和佟國維兄弟二人關係親近一些了。

「嬤嬤,等過幾日,額娘又該讓人送消息了,四妹妹可是按照佟貴妃的樣子培養的呢。」皇后瞧著馬車的車簾說道得。

佟貴妃活的好好的,誰會欣賞替身?若是對她動手的話,康熙定然不會饒了這些人的。

「主子,您別再想這些了,四小姐若是真的能闖出來,您就算是不幫忙,應該也沒問題的。」廖嬤嬤對索額圖實在沒什麼好感,不管有什麼事兒,都會先放在了皇后的身上,總想着讓皇后出手幫忙的。

在御前侍衛開道下,御駕緩緩的駛出了營地,蒙古的首領們一個個都站在營地附近跪地恭送。

婉妍睡在了屏風後面的龍床上,身邊睡着哈豐阿,母子二人還不清楚,因為今日的一個小小舉動,二人被人盯上了。

「李德全,你說婉妍會不會生氣?」康熙被蒙古諸部的首領們要挾,若是不把佟貴妃和哈豐阿放在明面上寵著,可能真的會有問題。

「主子,奴才覺得,您應該與貴主兒說清楚,讓貴主兒能有個準備。」李德全發現康熙的眼裏充滿了無奈,只能暗戳戳的幫襯了。

康熙點點頭,就沒有再說什麼,轉首瞧了一眼屏風,準備等婉妍起身了再說的。

御史們的摺子堆在了御桌上,這些都是的參奏赫舍里家族的,康熙不得不準備着手處理了。

。 場面瞬間進入了有些詭異的沉默之中。

「咳咳,看來這位同學對我很了解啊。

可惜,我們不在一個班級。」

卡卡西尷尬的看了一眼辰,乾笑了幾聲,打破了詭異的沉默。

只是,卡卡西的眼底,卻滿是慎重。

對於辰,他了解的很少,只知道這是一個足以媲美鼬的宇智波天才。

而現在,這個小傢伙更是破例,忍校畢業后直接加入了暗部。

「是對於宇智波一族的妥協嗎?」

卡卡西想到,近些年來,村子和宇智波一族的詭異相處,讓整個木葉,都有些不解,有些迷惑。

畢竟,兩個就要打生打死的存在,一夜之後,就變得和諧無比,簡直不忍術。

只是,村子裏的家族和忍者們卻沒有發表太多意見。

畢竟,眼下的村子,自從和宇智波一族和諧相處后,是越來越好了。

而且,根的那位,不也是沒有反對嗎?

其實,大多數木葉村的忍者,還是懷疑,宇智波鼬其實便是宇智波一族和村子妥協的代價。

付出一族最為天才的忍者,換取徹底融入村子。

甚至,想的更加陰暗一些,止水也是這代價之一———身為暗部隊長,止水還活着的消息對於絕大部分木葉忍者來說,其實還是保密的。

只是,當初的武鬥派宇智波,為什麼會變得如此「軟弱」,令人好奇。

「好了,鳴人,佐助,還有小櫻。

跟我來吧,現在讓我們正式認識一下。」

卡卡西拍了一下手掌,繼而率先走出了教室。

「還有,如果辰君願意的話,也可以來喲。」

走到教室之外,卡卡西忽然轉頭,對着辰說道。

辰當然不會拒絕,他本就是來享受一下參與「歷史」的。

片刻以後,卡卡西帶着辰,鳴人,佐助和小櫻來到了學校樓頂。

「那麼作為第七班的指導老師,我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吧。」

見大家都找好了自己的位置,卡卡西拍了拍手,開始做出了自我介紹。

「我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歡的東西和不喜歡的東西……不想告訴你們,將來的夢想嘛…….保密……興趣也是各種各樣的…」

很快,卡卡西就首先結束了對自己的介紹。

「這不是就相當於只說了一個名字嘛…..」

小櫻小聲吐槽道。

「嗯,就這樣,你們也這樣介紹一下吧,就先從…」

卡卡西絲毫沒有在意小櫻的吐槽,繼續說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