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騅馬長達近丈余,四蹄充滿爆發力,好像隨時都會騰空而起一樣,通體黑緞子般,油光發亮,四肢關節筋腱發育壯實。

「小賤,馬上幫我查看烏騅馬最新信息!」

「滴,系統正在掃描…………」

「種類:烏騅馬?」

「速度:移動速度提高百分之一百二!」

「爆發力:最大值提升百分八十!」

「耐力:提升百分九十!」

「敏捷:提升百分之一百三!」

「攻擊:增加百分之六十!」

「力氣:加持百分之七十!」

「騎術:可自行尋路,交戰中可躲避敵方攻擊!」

「系統測評:當前烏騅馬各項數值在原基礎上提升到極致,已經達到天下第一神駒的層次。」

看著烏騅馬的變化,楚帝眉開眼笑,菩提丹果真沒讓他失望,少時,烏騅馬上氣息消失,他移步進入馬廄中,上前抬手輕輕拍著馬背。

「老朋友,你已經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朕給你重新卻個名字如何?」

楚帝圍著烏騅馬轉了兩圈,放聲大笑道:「以後你就叫墨龍!」

烏騅馬好像對這個新名字非常滿意,高昂著頭顱長嘶不已,四蹄不斷撞擊在面上。

「今夜你先好好休息,改日朕帶你出去活動下筋骨!」

楚帝說著從馬廄中走出,面帶興奮之色,起身消失在夜色之下。

接連三日過去。

正午時分,楚帝還在和溫伯牙研究硫磺粉提煉的事情,張良火急火燎而來,面帶興奮之色。

「皇上,江都帝國使臣來了!」

「唔,知道了,帶他們去府邸偏廳等候,朕稍後就過去。」

楚帝揮了揮手,繼續和溫伯牙商量著,三日前他在溫伯牙的房間里發現了硫,硝,從那個時候開始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 然而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不日醫院的內部網站就出現了一組背影模糊不清的穿着妖嬈艷麗的女生的照片,有東張西望走在路上的,有在舞台上妖嬈嫵媚獻唱的,還有一張竟然會是在「悸動」門口被帶上警車的。還寫了一個勁暴的標題:毒.品與艷.舞。雖然下邊沒有具體的內容,照片也看似模糊不清,不過夏雨玥在醫院正是風頭正勁的人物,只要是認識、相熟悉的人,只看一眼就能認出了裏邊的人是誰,於是關於她的風流事迹再次在醫院裏掀風鼓浪。

在如此勁爆的照片引.誘下,院網站的瀏覽量還沒到一天就輕易地突破干萬大關,甚至於是遠遠地超過院建網站以來的總瀏覽量,並且還有繼續快速攀升的趨勢。於是醫院的留言區火熱得就如同是某當紅女網紅與某位鼎鼎有名的富二代彼此撕破臉的對罵。

醫院突然需要超負苛運轉的伺服器,頻頻出現當機!網絡堵塞堪比囯慶出遊時的各大重要路段的路況及景區!系統幾近癱瘓的頻繁當機,讓那些平時無處發泄卻又有滿心仇恨的世俗者或者說是對醫院有深重意見的網絡暴民們抓狂不已。畢竟好不容易找到了醫院的可衝擊、可醜化之處,這些個網絡暴民們怎麼能輕易地放過呢!

於是一邊吹鼻子瞪眼唾液橫飛的謾罵,—邊繼續努力的、用力的敲打着鍵盤,恨不能直接把自己暴怒思的情堵也直擊在屏幕上。各種各樣的留言也充斥着醫院的網站,諷刺的、冷眼旁觀的、同情的、看熱鬧的、義憤填膺的都有,,在這一天裏大家深刻的體會到真正的一天看盡百態人。並且照片很快就被不少網站轉發,院長辦及院對外辦公室的電話幾乎都要被打爆。

無孔不入的記者們紛紛想要搶到最勁爆新聞的頭條,幾乎是無所不用其法想要挖到所謂的第一手材料。更有甚的是一些嗅覺超常的記者已經不顧時間已經是早已經過了下午的下班時間,胸前掛起長.槍短炮等在行政樓門口,想要圍堵院長或者是黨辦、院領導進行即時採訪。幸好他們還沒有打聽到主角的名字及所在的科室,否則估計產一區也已經遭殃,會徹底的塌陷在他們奮不顧身的圍堵里。而院辦、黨辦的各級領已經在大眾的圍堵已經是人仰馬翻般淪陷在議論的風暴里!這一次院領導想要壓也壓不下來,很快地就驚動了局裏、市裏的領導,一個在大家看來前途無量的年青醫生,竟然會做出如此出格的讓人所不齒的行為,實在太讓人不可思議、難以置信!

晚上十一點院長連夜緊急召開全院中層以上幹部會議,看看行政樓前黑壓壓一遍的記者及各種各樣的長.槍短炮的陣仗,,沒有一個中層領導有膽敢走正門進入行政樓。都是悄悄地從只有內部人員知道及使用側門進入行政樓參加會議,於是這一次會議就如同是被國民黨圍堵下的地下黨秘密招開的黨大會一樣,在記者的圍堵下悄悄地、隱密的進行。

看着正襟危坐一臉嚴肅、怒不可遏的院長,走進會議室的每一個人都強烈的感覺到一種壓抑、危急及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沉悶與驚慌。

果然不出所料在中層會議上院長大發雷霆,直接點名要求雷鳴主任停夏雨玥的職!無論議論怎樣的滿天飛,雷鳴都不相信夏雨玥是這樣的人,他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就那麼

篤定的認為裏邊的那—個人不是她!於是她獨自垂淚的畫面又浮現在他的面前,那悄悄滑落的淚就如同是滾燙的沸水,輕易地就燙軟他堅硬的心也輕易地點燃了他充滿著正義感及保護欲的心。一向少有在院會議上出頭的雷鳴,這一次卻是破天荒的站起來大聲頂撞了院長:院長您這樣不做調查就武斷的停一個優秀醫生的職,是否有欠妥當的考慮!

院長沒有想到一向被看重並且剛正不阿的雷嗚竟然會在這樣嚴肅的大會上公然反抗自己,還是為一個不知檢點、不知羞恥的醫生!一向極有修養、注意形象及言行的他現在卻是氣極的臉紅脖子粗的拍看桌子大聲說:欠妥當,,你竟然說我的處理欠妥當!堂堂的省醫院的海歸大醫生,竟然會去如此下堪入目的地方做舞女,還因毒品走私被帶到了警察局,讓整個醫院都因她而蒙羞,你做為科主任沒有管好自己的下屬,竟然還說我處理欠妥當,你是不是覺得我把你一起停職才是妥當!

司南浩正喘著氣說:你,你在說什麼混帳話,我為了你連……。「連女兒都不要」

院長沒有想到一向被器重並且剛正不阿的雷鳴竟然會在這樣嚴肅的大會上公然反抗自己,與自己叫板,還是為個不知檢點、不知羞恥的醫生!一向極有修養的他現在也是氣極的臉紅脖子粗的拍著桌子大聲冷笑說:呵呵,欠妥當,你竟然說我的處理欠妥當!堂堂的省醫院的海歸大醫生,竟然會去如此不堪入目的地方做舞女,還毒品走私,讓整個醫院都因她而蒙羞。你做為科主任沒有管好自己的下屬,竟然還在這裏指責說我處理欠妥當,你是不是覺得我是要把你一起停職才是妥當!

雷鳴從來都吃軟不吃硬的倔強脾氣,也梗看脖子替夏雨玥辨解:我相信小夏醫生不是那樣的人!我自己的手下我自己清楚,這中間必定有什麼誤會!

院長呵呵冷笑:有誤會,有圖有真像!你卻說是誤會!是誰誤會她了!我嗎?她不是那樣的人,那麼請問你,照片的事、視頻的事還有被警察帶走的你要怎麼解釋!你說裏邊的那個人不是她那是誰?

雷鳴還想要極力替夏雨玥辨護,坐旁邊的郭曉聰主任看看被氣得臉色鐵青的院長,趕緊站起來攔住雷鳴,對院長說:我們一定好好配合醫院的工作。然後也不管雷鳴同意不同意把他強行拖着硬壓在座位上坐下來。

對於郭曉聰主任,雷嗎一向如同敬重自家的親姐姐一樣的敬重著,雖然依然是心有不滿,他還是聽話的坐下來。漲紅著臉對郭曉聰重複說:我相信小夏醫生不是那樣的人,這中間必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誤會。

郭曉聰對他擺了擺手低聲說:我也不相信小夏是這樣的人,只是現在事實擺在面前,就由不得我們信不信。要想替小夏醫生做證明,那就拿出證據來吧。

雷鳴着急:難道我們就放任醫院的處理,就這樣放棄掉一個被冤枉的優秀年輕醫生嗎?

郭曉聰頭疼的撫住額頭嘆了口氣:是不是冤枉她,再說吧。

雷鳴還想要掙辨,郭曉聰只是向他搖搖頭,畢竟還是在中層會議上,並不適合繼續倆個人單獨悄悄地討論決定什麼,於是雷鳴不得不把已經要吐出來的話硬生生的吞回去。

大家都只是被眼睛看到的一切蒙蔽了、更是被突發的緊急狀況給徹底的震驚住,沒有人仔細去想這毒品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說是真的話,當事人怎麼會好象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仍然在醫院上班?

當天晚上目睹了驚心動魄一幕的還有一如既往的出現在「悸動」的司南猷楓,如同是中毒一般,每一周的周末,腳步根本象是不受控制一樣,一到晚上八點半,總是身不由己的往「悸動」走。每一次都是坐在角落裏,如局外人一般的司南猷楓,當他看到證據指向夏雨玥的時候,他也有想着衝上前去保護她的衝動。可是看着冷靜、沉着的李鐵正以一個真正的男朋友身份護了她的周全時,他又頹廢的跌坐回椅子上。如果說毒.品走私、還有舞.女的身份已經足夠大家對她帶着有色的眼鏡冷眼相待,再加上兩個男人的爭風吃醋,那隻會把夏雨玥推入更遠的深淵。雖然不舍,他依然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們倆被警察帶走,他與李鐵一樣堅信,這其中肯定有誤會,是的,就算不愛了,他依然如故地相信她的人品、她是清白的。所以當小豬着急聯繫李鐵父親的時候,他也三年多來第一次,打響了父親的電話。

一個政界大佬、還有一個商界的大佬一起介入,並且事情並非是一開會大家想像的那樣,於是超快地得到了解決,當晚李鐵與夏雨玥就被放了出來。其實完全就是一場烏龍又或者說是一場刻意的栽贓陷害,因為所謂的毒.品,只不過不知道是誰往夏雨玥外套的口袋裏悄悄地塞進去的一袋刻意偽裝成毒品的麵粉而已。本來事情就此告一段落並無傷誰的大體,畢竟娛樂場所常常總會有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整個事情的經過都只有當天晚上酒吧里的客人及他們的內部人員知道,內部人員當然不會誰傻到拎不清輕重自爆醜聞來砸自己的飯碗,畢竟李鐵平時待他們都不薄。能來「悸動」隨性、瀟灑的消費的年輕人,基本上都是社會精英,一向都是遵紀守法且不喜八卦的公民。本來是周末好好的放鬆娛樂,卻突然間遇到這種可怕的可能會受到牢獄之災的事情,都已經被嚇到魂不附體,更是怕被這種犯法的事情不小心沾染布壞了一世聲名,當然再不去關心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是毒.品及當事人的後續如何。而李鐵他們天真的以為,事情如此順利且快速地解決掉,當天晚上他們就出來了,並且是一場誤會,估計不會有有太多的人會知道,也不會有太大的不良影響。

看着流傳出來的照片與視頻,夏雨玥覺得自己簡直比竇娥還冤,因為裏邊的那個人頭是她沒有錯,只是她也僅僅是駐唱而已,毒品走私的事明明就是一個烏龍嘛。並且她也沒有如視頻里那樣的跳艷.舞,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誰,竟然會遭到這樣的暗算與陷害!她自問做事一向有分寸,更不是—一個張揚或者說是囂張跋扈的人,怎麼就得罪了他人自己卻不自知!難道說是那可惡的劉老闆,只是他並不知道自己在「悸動」駐唱的啊,要是不是他,那還會有誰?同事?朋友?她自問並沒有對哪個同事或者是朋友有過分的舉止、行為會讓別人如此記恨自己。親戚嗎?可惜她在這個城市裏並沒有親戚啊!

不過因為前邊穿着暴露行走街頭的照片沒有打馬克(也許是發佈者故意的,畢竟那些都是背影或者是遠遠的側面照,但是熟悉的人基本上都看出來裏邊的人是誰),大家都理所當然的認為裏邊所有事件的主角都是她!現在就算她有一百張嘴都說不清。再一次她為自己當時幼稚、可笑的行為後悔痛苦到幾乎要吐血的地步。可後悔又有什麼用,既不能讓時間倒流,也不能讓事情當成沒有發生!自食惡果說的就是現在的她吧。她不敢下班,不敢走出科室,她害怕會遇到同事,想像着他們鄙視、僧恨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肆意穿梭往返。更害怕會遇到記者,想着那些長.槍短炮對着自己無所顧忌地提問一些讓人臉紅心跳瞬間加速的問題。此時此刻的她恨不地即時可以挖一個洞把自己給活埋掉算了。她一個晚上一直躲有女醫生值班室里,不敢細思不敢深想,如同傻子樣。天已經完全黑下來她也不自知,就那樣獃獃的盤服坐在床上。正在她苦思冥想不得其解時,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就此圓寂遠離時間、遠離人群時,手機在她的口袋裏突然間尖叫起來,把她嚇了一大跳。

抬頭往窗外一看才發現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完全黑了,值班室里一遍黑暗,她被埋在黑暗裏,只有手中的手機里在一閃一閃的跳動着,呼叫着她趕緊接聽電話。

是郭曉聰主任打給她的,問她在哪裏。

雷鳴主任一向不善於與下屬做心裏上的溝通,現在也是一樣的,所以與夏雨玥溝通的責任就落在郭曉聰主任身上。

看着一臉憔悴、恐懼的愛徒,就那麼半天的時間憔悴得如同霜打的茄子,凋零如同下雨天離開枝頭的花,一向開朗、活潑的一個人兒現在焉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郭曉聰主任懷着既生氣又心疼的心情把夏雨玥帶回她的辦公室。

一路上夏雨玥都在想着領導會和她說什麼,而郭曉聰主任則是一路上想着,要怎麼和她開口讓傷害降到最低,也能讓她可以接受。於是路上倆人各懷重重心事各自無話走在路上,只有彼此的腳步聲輕輕的叩擊着地面,叩打着彼此沉甸甸的心,心事重重的走着各自的路。

進了辦公室之後,夏雨玥拘束的站在一邊等著郭曉聰訓話。

看着自己一向看好的下屬,現在卻是出現這樣的事,心痛是在所難免的,可事情總是要解決的,再怎麼拖都不是辦法。郭曉聰指了指前面的椅子盡量放緩語氣說::坐吧。

夏雨玥那裏敢坐,局促不安繼續站着說:沒事,我站着也可以。

郭曉聰突然間就生氣了,在會議室里壓抑著的情緒瞬間爆發,有種恨鐵不成鋼鐵的氣:現在知道害怕啦,早幹嘛去啦!

郭主任的反應完全在她意料之中,夏兩玥繼續低着頭,不敢再說話。

郭曉聰厲聲問:裏邊的那個人是不是你。

夏雨玥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只好低聲說:是又不是。

郭曉聰聽夏雨玥說是,心頭一緊,看來雷鳴與自己都猜錯了、信錯了人!語氣也明顯的加重:能不能解釋清楚,是還是不是,不是是什麼意思的,是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

夏雨玥:我也不知道!

郭曉聰即時覺得被糊弄了,氣惱的說:裏邊的人既然是你,你竟然說不知道。那到底誰知道?

事到如今夏雨玥也不敢有所隱瞞,把事情來龍去脈詳細的從頭到尾向郭曉聰主任交代。

郭曉聰多麼希望夏雨玥是搖頭,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點頭,看來無風不起浪是真的。要是你潔身處自好別人又怎麼能抓住你的痛處而興風作浪!郭曉聰主任不由得語氣又加重:好好的醫生不做,你到那樣的地方做什麼!她與大多數思想保守中老年人一樣,把酒吧那樣的地方視為洪水猛獸。

夏雨玥的話再次在郭曉聰主任的心裏驚起驚天巨浪:我在酒吧里駐唱!

郭曉聰主任幾乎要驚掉下巴,瞪着眼張大的嘴巴如同被人強行塞進了一顆雞蛋,吞不下吐不出來。然後眼前突然間就呈現出《夜上海》電影里舞女在舞台上妖嬈的扭動腰肢的畫面,高高開叉到大腿部的緊身旗袍,蕾絲帽下是鮮艷欲滴的紅唇,撩人的目光,嫵.媚的舞姿加上曖.昧的肢體語言!郭曉聰主任強忍住心裏的噁心與厭惡,好一會兒才說:你說什麼?你在酒吧間里駐唱!你要是不在那樣的地方,別人怎麼就能把栽贓嫁禍的事弄到你的頭上!

夏雨玥始終不敢抬頭看向對自己器重有加的郭曉聰主任,雖然覺得此時特別的愧疚,又不肯放棄替自己辯解:我憑本事掙錢並沒有錯。

郭曉聰簡直被夏雨玥給氣瘋掉:憑本事,什麼本事不好,偏偏是這樣的本事!別人並不是沒憑沒據冤枉你的,都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就算毒.品走私不是你,可你的行為卻會讓人不齒,亦會讓你的家人蒙羞的。

更雨玥終於抬起頭來看急分辨:我只是在那裏駐唱,並沒有在那裏跳艷舞也沒有走私毒.品,不知道是誰把我的頭像P到別人的身上了。

再怎麼好脾氣也被氣暈的,沒有想到自己如此看重的下屬競然會有這樣讓他人完全無法接受的一面!郭曉聰主任:你好好的醫生不做,去駐什麼唱呢!每天忙的跟陀螺似的!你還有心情去駐什麼唱。在那些地方出入的人,都是些什麼人,難道你不知道?郭主任的思想依然停留在酒吧就是不三不四的地方,到那裏去的人都不是正經八百的好人。

夏雨玥又保持沉默,是啊能說什麼,說為了計劃報復自己的仇恨的人才去的!可是用這種自甘墮落的方式方法來報復別人,不是很可笑嗎?

夏雨玥極力辨明自己是被冤枉的,郭曉聰主任相信理解也沒有用,事情對醫院造成如此大的負面影響,醫院這樣的處理也實屬無奈之舉。就算知道是清白的,可有誰可以站出來還她清白,還醫院清白?畢竟警察局不是誰都可以去的,警察局長也不是誰都可以請得動的。

郭曉聰主任頭痛的說:你先回家休息一段時間吧,事情總會有水落石出、淡出大家視線的那一天。郭曉聰也是愛莫能助,她是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如此看重的愛徒竟然會是酒吧間的駐唱女!傷心、無奈、痛苦、恨鐵不成鋼各種複雜的心緒一起湧上心頭。心再怎麼痛、再怎麼的恨,她也無法對一向器重的愛徒撒手不管。可目前她也沒有想到更好的力法,如果說站在前面是自家的女兒,估計再怎麼有教養都有可能會揮手一掌來招呼如此不識好歹的傢伙。既恨又惱的她只能用蒼自無力的話來安慰自己一向看好的愛徒,她也一樣不相信那就是夏雨玥,可是有圖有真像,並且她自己就是酒吧間唱的!那還能怎麼辦,,院領導態度強硬的要求停夏雨玥的職。其實院領導也是被市裏的領導強行壓下來,為了暫時平息風波,只能把她給暫時犧性掉。

看看沉默不語的愛徒,郭曉聰主任的心一下子又軟了下來,然後想到上次她說與司南猷楓的事於是試探性的問:你和司南博土的關係怎麼樣?

夏雨玥在這個時候並不想到此提他,只是搖搖頭。

搖頭那就是沒戲!郭曉聰主任試探的問:會不會是司南博士搞的鬼?

夏雨玥想都不想即反對着辨解:不可能,他不是那樣的人。

郭曉聰主任:都說因愛生恨,愛之深、恨之切。誰能說得准呢!

夏雨玥卻是口氣堅定的說: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不是那樣的人!

電視劇看多了,也難免會讓人產生錯覺,理所當然地認為每個家長都是壞心腸的老傢伙,為阻止兒女的婚事而不擇手段。郭曉聰主任:你們的關係他家裏人知道嗎?你是不是因為他家裏人反對提出來分手。

夏雨玥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只好避重就輕:他父親知道。

象司南猷楓這樣的才華出眾的人才,家庭背景還特別,並且還是他們的直屬上級領導,當然也不可能瞞過單位的同事。郭曉聰主任一樣知道司南猷楓的父親是誰:會不會是他父親?

夏雨玥當然知道郭曉聰主任的言外之意,只是不知道要怎麼樣向她解釋清楚自己的身世。雖然這個父親在自己的心裏一直是一個攀龍附鳳,見利忘義之小人。不過就憑他是自己的父親,還曾經苦苦哀求過自己,希望可以得到自己的原諒。並且自己還故意設計陷害他,他卻不曾有半句怨言。就算心中因母親、因二十幾年父愛的缺失及被拋棄的恨再怎麼樣的深,她確信的知道不可能會是他。可她又沒有辦法向郭曉聰主任解釋清楚他們之間的關係,只能含糊不清的說:不能吧。

郭曉聰主任就更加的確信自己的猜測:俗適說,知人知面不知心,誰知道會不會有在背後便壞的可能呢。

夏雨知道自己目前也沒有站場為誰做清白的辨解,並且她也不打算替他做清白的辨解。本來讓他背黑鍋讓他倒霉就是自己來這個省城的目標,現在他真的如自己所願被別人誤會了,應該會是很高興才是,可為什麼現在的她並沒有半點開心的感覺呢!

停職后的夏雨玥變得無所事事,又不能天天窩在家裏不出門,那樣沒幾天就會引起老外婆他們的注意,到時候根本就解釋不清楚。要是不小心露了馬腳,讓他們知道她是因為這樣丟人的事被停職,那不等於要了倆老人家的命!想着窩在家裏肯定不是辦法,出門逛街嗎?要是不小心被別人認出來怎麼辦,雖然她清楚的知道裏邊的那個人並不是她,可惜別人並不會這樣想的?在目前的風口浪尖時刻,沒準走在路上也有可能被一幫不明真相的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想想都覺得可怕,怎麼敢輕易地在外邊露臉!而目前都不知道這停職檢查等候通知會是牛年馬月的事,家裏待不了,出門更可怕!並且反正閑着也是閑着,不如出去把思楠接回來。已經有半年不見她的,特別的想她,常常在夢裏總中聽到她嬌嬌柔柔的萌萌的喊著自己媽媽而驚醒。

可把思楠接回來要放在那裏更好,帶回家嗎?一個未婚的母親已經讓老外婆他們抬不起頭半輩子,現在如果再來一未婚生女的孫女,不等於是要活活氣死倆老!讓自己的母親更加的無地自容嗎?不是要親自迫死自己的母親嗎?要是在平時,夏雨玥有困難去李鐵的話,那他肯定是樂滋滋的,因為他是她第一個想到的人!

現在的李鐵卻是急得如同熱窩上的螞蟻,艷照門的消息一出來,八卦消息尤其是萬眾矚目的醫院大紅人的八卦壞消息,傳播速度遠比烈性傳染病來得迅速及全面。短知時間內以極其快的速度幾乎傳漏整個醫院每一個角落,連掃地的阿姨大叔們都悄悄地聚集在不輕易被人發現的角落裏,津津樂道著這勁爆的消息。

最先發現視頻及照片的是院辦公室里一個佔着醫院的好職位領着不菲的津水卻是無所事事的小姑娘叫鄧萌。象他們這種棣屬於國家事業單位裏邊的行政人員里,有許多是以各種各樣的借口佔據院裏的有利職位及有限的編製崗位(在醫院裏有許多護士及少數醫生努力工作一輩子卻得不到人人羨慕的編製崗位,只能做為一個聘用人員領着比別人低許多的工資卻做着比別人辛苦、風險大許多的臨床一線工作。大多數是院裏市裏、局裏甚至於是與他們的須導有關聯的其他單位領導的三姑六婆的子女們。不是學醫的,卻是冠冕堂皇的坐在醫院的辦公室里管理看每天在一線二線工作崗位上晝夜不斷地努力、辛苦工作的醫務工作者。而這些行政人員他們上班時間做着本來一個人就完全可以勝任卻偏偏因為機構雍腫硬要分給三四甚至於是五個人來做的工作。輕鬆、閑散及無聊是在所難免的,並且這樣的小姑娘、小夥子大多數是依仗着背後過硬的靠山,更是習慣於靠「山吃山」一向不努力。從小到大也沒有受過什麼辛苦,更不能領會理解什麼叫生活的艱辛,從小到大都是過着公子公主般的生活。對於所謂的別人私隱,當然地是因為見識不廣及法律知識的淡薄及沒有多少的保護意識,在虛空的內心及沒有生活壓力的安穩,讓他們對於八卦的熱表遠遠地超過許多市井之徒小姑娘。鄧萌一發現視頻及照片,那一個激動可不是普通語言能形容的,可她並不是—一個頭腦空虛簡單的人,反而是有着不錯的謀划。

對於夏雨玥夏醫生她是熟悉的,因為所有海歸派的醫務工作者的資料都歸她與另外一個共同管理,並且夏雨玥回來上班之前除了要在院領導報到外,還要在她這裏報備。第一次見到夏雨玥的時候她就妒忌於她的美貌,對於她的才華她卻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因為她一向的宗旨及受到的言傳身教都是幹得好不如嫁得好,她要貌有貌,家庭背景又了得,理所當然地認為她的人生就應該是一帆風順的。別人初中、高中甚至於是小學就開始刻苦努力學習,只是為了可以上重點初中、高中然後是名牌大學。而在她看來,不管她努力不努力,上重點初中、高中都是理所當然的事,當然名牌大學最後卻並沒有青睞她,因為她父親的權力還沒有大到她可以任意挑選一所心儀的大學的程度。從打小別人都稱她是美人胚子,也是人長得美而且出身不俗。從小到大都是在別人的讚美及美慕的目光中長大,更是把美貌當成了可達成功的最佳資本,高中畢業之後花了不少錢終於上了一個三流的大學。只是別人上大學是為了學到更多的知識,而她的大學僅僅是為了混到張文憑,好讓她可以更理直氣壯一些利用父親手中權力,謀得這份收入高而無所事事的閑職。

在上班之前她母親就告訴她說醫院是卧虎藏龍的地方,裏邊有許多才華超眾更是帥氣的海歸醫生,讓她好好的把握機會。她母親告訴她說:醫生大多數是有着良好的職業操守,責任心強,踏實不花哨,更是敬業愛家的最好人選,不管是男醫生還是女醫生都是這樣的典範。找一個醫生來做下半生的依靠,對你來說是最理想的選擇,遠勝過期些個什麼管二代富二代的男人。大多數目前的實力股,卻並不一定是能讓放心你託付終生的潛力股!並且能出國鍍金的人都是家庭出身不可小窺視富裕人家或者是官場人員!醫學又是一個嚴謹的學科,如果說沒有真憑實學定然是不可以獨擋一面的。其實她母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當然得益她母親自己的總結,母親與她一樣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讀書的時候只顧看孤芳自賞天賦又不努力成績當然不可能好到那裏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本領。卻是因為美麗而嫁給了一個特別有前途官運亨通的男人,也就是她的父親,從此以後開始開啟一生的衣食無憂的貴婦人的生活。原來是一個小單位的小職員,一直依仗着丈夫一路高升,現在在市委里做一個有錢無事的閑職。

鄧萌才來醫院短短一年,就利用職務之便利,對於醫院的未婚男子,一個個摸清滲透,對於他們的家庭背景還有他們的才華了解得一清二楚的。她最心儀的對象當然是不二人選司南猷楓,海歸派年輕、才華出眾、俊雅卻不花心,背景更是省衛生司司長家的公子!來大半年時間裏,幾乎沒有聽說司南猷楓與哪那個年輕的異性醫生或者是護士傳出過什麼緋聞,如此的潔身自好、工作認真、才華橫溢的男子,集她心目中最佳良人所有的優點。當然早已經對司南獻楓這個海歸大博士是垂誕三尺,無數次她在醫院辦公室走廊上、花園裏、甚至於醫院的食堂里製造著與他的偶遇的良機。想像著與他浪漫偶遇之後擦出愛的火花,然後俊男美女、才子佳人攜手相伴幸福的過一生。

可惜這一切並沒有如她的願,他對於每次她製造的偶遇,都是如一陣奧惱風輕飄飄的從她的身邊無視着她的存在飄然轉身離去!獨獨留下心有不甘的她!她也曾經懷疑過殷離,可最終的仔細觀察加上深入打探,知道這倆人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交往,充其量也只是好朋友而已,讓她稍稍放心。一直找不到合適機會的她正打算讓家裏的長輩出馬的時候,冒出來一個夏雨玥。一開始她只是對於夏雨玥的美貌產生極其討厭的憎惡,然後關於夏雨玥與司南猷楓的風言風語很快地也傳到她的耳朵里。接着就是又冒出—個鮮花、名車男與夏雨玥說不清楚的暖.昧,讓徹底的她眼花撩亂,正她努力分辨真偽認真思考要不要家裏的長輩出去做說客的時候,這視頻就如同及時雨—般出現。

別看她讀書不行,卻算是有點心計與手段的女生,看到視頻后十分激動卻並沒有急於傳到朋友圈。細細地考量一番后,悄悄地指點給同一個辦公室里上班,與她一樣無所事事的小劉。小劉是個年紀與她相差無幾的小夥子,也是靠了關係混進了醫院行政人員里,頭腦簡單又虛空的二十幾歲的嫩男生。果不出其然,她指點給小劉看了沒多少,醫院網站的點擊率就開始直線攀升,幾乎到了讓系統徹底癱瘓的程度。她想這麼多的人都關注的事,司南猷楓當然是不可能不知道。一旦知道夏雨玥還有如此不堪的一面(高興到暈了頭的她,根本已經喪失了基本的分辯能力),清高如他的人怎麼可能會與一個不檢點的女生交朋友,想着想着於是一絲不易家覺的笑在她的唇邊舒展開來!就如同是一朵正在盛開的罌.粟花!

平時正常工作時間因為忙,更是為防止工作中因為分心出現差錯各科室都嚴格規定工作期間不可以做私活聊私話,所以打照面也不一定會有時間說話的同事們是常態。現如今卻是因為夏雨玥這一勁爆的消息,各個部門的人都會在碰面的時候忍不住稍稍放慢速度,彼此悄悄靠近一臉暖.昧的低聲著傳播著這勁暴的新聞。於是這勁暴新聞在大家心照不宣的口口相傳下以光的速度在全院快速地傳播開,並且很快地在各種各樣的朋友圈中半公開半隱蔽的擴散。

秀秀與夏雨玥在同一家醫院上班,還是好朋友,就算秀秀因為上班太忙沒有看到院內部網站上的視頻,自然也會有好事者特意來告訴她。

今天與秀秀樣到門診的還有小唯,只不過她到的是產科門診,自從各大醫院用強制性的措施限制輸液后(其實輸—次液對於受體來說相當於接受一次不小的手術,為了患者的健康,所以在全國範圍內有明文規定限制輸液,而他們醫院做為省級的領導大哥式的單位,理所當然的要率先實行)。於是以前輸液室一向是門庭若市的混亂、擁擠不堪狀態,因限刮輸液徹底改觀。

現如今常常只是那麼十多二十個三三兩兩、稀稀落落分散在若大幾間輸液觀察率的角落裏,各個人各自在空闊的輸液室里歪坐在椅子靠背上,一手打點滴,一手玩手機的冷清清幾個人。護士們基本上十天半個月也不一定可以輪一回上門診輕鬆一下,現在難得的清閑自在無事可做的護士們就會悄悄地背着領導聚集一起偶爾說一些悄悄話。小唯善良、勤快還嘴巴甜,所以深得大家的喜歡,有什麼事大家也樂意與她一起分享。

今天與她一起到門診的是秋茹,,突然站在邊角上放低聲音喊了她一聲並向她輕輕的招手。這種情況大多數是有什麼秘密行動或者說是秘密分享,小唯會意的笑着迎過去。

秋茹特別神秘的樣子看看四周才把手機偉給小唯看:你看看是誰。

年輕女孩兒都是愛聊八卦、談娛樂圈種種亂七八糟的事情,現在小唯也是以為如平常—樣,必定是秋茹發現了什麼特別好玩的事要急於與她分享。

沒有多想小唯邊接過手機邊笑看說:又發現什麼新大陸啦!然後低頭—看,是秋茹的朋友圈裏別人發的個截圖,圖像模糊,依稀可辨認出來是夏雨玥。小唯下意識的感覺到事情的不簡單着急的問:是從哪裏發出來的。

畢竟小唯是夏雨玥的好朋友,秋茹也不敢在她面前太多八卦夏雨玥的不是,只是對小唯耳語般說:既說是從醫院內部網站上截圖的,說是有完整的視頻呢,聽說特別的勁爆。

小唯即時替夏雨玥分辨:夏醫生不是那樣的人。

秋茹不以為言:是你太善良被她騙了吧,聽說是百分之百的真實,還有圖有真像的呢!

小唯根本就不信:不可能,夏醫生不是那樣的人,肯定是有人妒忌夏醫生的才華超眾及深得領導心,故意黑她才這樣做的。

自己認為百分百真實存在的事,卻被懷疑,秋茹有些生氣的說: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在網上看看不就知道啦。

小唯急得跟什麼似的,想着打電話給夏雨玥求證又怕傷害到她。急到如同熱離上螞的小唯在治療室內地着手機團轉,想末想去不知道要找誰,然後就想到秀秀醫生。小唯道她們倆是大學同學還是好朋友,想看也許葯秀會比自己更有辦法,於是就給秀秀醫生打電話。平時雖然也有一起玩過,只是彼此並沒有留電話號碼,小唯在護士辦公室里翻箱倒櫃的找了好陣子,終於把醫院的通信錄找著。

這一天是秀秀的門診班,在小唯打電話給她之前,已經有一個門診護土特意地過來對她耳語了夏雨玥的事,可她根本就不信,。

現在連一向安分守己對夏雨玥即愛慕又敬重的小唯也給她打電話,她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及真實程度。着急是在所難免,畢竟那可是關係到個女人一生聲譽的大事,再怎麼着急也只能等到下班。好不容易終於熬到下班,把最後一個病人送出診室門口后,她即時就把工作服脫下,然後就往住院部趕。

按著以往的習慣她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總會把所有的手尾工作做好才下班,今天她卻是顧不了那麼多,破天荒一到時間就趕緊向接班醫生交班。然後就急腳步匆匆的趕緊回住院部,醫生辦公室的電腦都是不連接外網的,她直接到黃主任辦公室去。

看着滿臉通紅敲門進來的秀秀,她說:黃主任。

也知道她想要做什麼,畢竟正在夏雨玥幾次三番幫兒科說好話,讓兒科得以解決了不少的燃眉之急。對夏雨玥的行俠仗義黃主任也是心存感激的,現在發生這樣的事,他一樣不願意相信是真的。只是事實擺在前面,由不得誰信與不信。

看到秀秀走進來,黃主任他時別善解人意的說:想要看看對吧。

秀秀着急的點點頭,就算別人傳得有鼻有眼的,秀秀依然只相信自己的眼晴。如果說不是親眼所見,她無論如何都是不會相信的。於是黃主任移開身子,秀秀也不打算客氣,走到電腦前,即時點開醫院的內部網站,院領導還沒有發話,所以視頻還沒有刪除。估計因訪問量太大了,管理器超負荷工作,點擊好一會兒直把秀秀急出了—頭汗視頻和緩緩打開,於是一段長達三四分鐘的視頻出現在秀秀的面前。一個面貌模糊的女生,身材修長高挑穿着暴露,正在一家酒吧間(酒吧間的名稱也被刻意的模糊處理過)賣力氣的跳着艷舞,搔首弄姿邊舞邊唱。聲音也是被處理過的,聽不出來是不是夏雨玥的聲音,不仔細看確實是象夏雨玥沒有錯,憑臉部面貌依稀可以辨識出來是夏雨玥。只是再仔細辨別身材是相似,卻並不是她一向熟悉的夏雨玥,這個視頻里的女孩兒前胸接近脖子的地方有一個指甲大的斑,秀秀指著電腦屏幕激動的對黃主任說:不是她。

黃主任理解的搖搖頭沒有說話,秀秀顧不得男女的區別、領導下屬之間的顧忌,伸手就着急的拉扯。

扯黃主任的衣袖拉到電腦旁邊說:主任,真的不是夏醫生。我和她相識八年,一起住了五年,不會認錯的。定是有人要整她,妒忌她的才華才發這樣的視頻上來黑她的。

黃主任不得不說:可是現在全院的人都在傳說就是她。

好象忘記他是黃主任,伸出手再次拉黃主任湊近電腦說:您仔細看,我們家玥兒沒有她個高,並且我們家玥兒的身材也沒這個人豐滿,還有您看看這個人的前胸部一個斑,我們家玥兒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