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旦九叔出現,整個任家鎮也知道怡紅院鬧鬼。

如此也是一鬧,始終會影響自己生意。

但是請石少堅就不一樣,他公認的花花公子,九叔孽徒,在別人的眼裡根本沒啥本事。

出了名的超級紈絝廢材。

要是他真的能夠處理,那就好辦了。鬧鬼的事,處理乾乾淨淨,無人知曉,那才好。

所以找石少堅解決,這才是最完美的結果。

老闆娘開始說道她遇到的那些詭事。

這段時間都是正常的營業。

到了凌晨三四點基本上閉門關張。

紅姐日常保養,通常十五分鐘就能夠搞清楚。

她花高價,託人在廣州那邊要了一面鏡子。每天晚上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照鏡整理妝容。

往常都還好,只是有一天,她覺得自己十分的睏倦,營業的時候跑上跑下,累得不行。到了鏡子面前幾乎開不了眼。

她拍打粉水。

拍著拍著,不小心碰掉了東西,她彎腰下去。

但,鏡中的自己,還在拍打。

突然,

她,笑了。

紅姐睡下,不過兩秒鐘就睡得很沉。

可是她睡得很沉,耳邊始終聽到咚咚咚的敲門聲。

怡紅院的人都知道規矩,天大的事情,不到晌午絕對不能打擾她,除非有特別的交代。

紅姐很不耐煩的起身,這會,那敲門聲沒了。

她在門口張望好一會,也沒見人。

便接著回去繼續睡覺。

午夜,突然聽聞窸窸窣窣的聲音,那聲音小心翼翼,可是在睡夢之中她又聽得十分的清楚。

好像是有人在翻找東西。

紅姐聽得心中慌亂,發毛!

把被子蓋過頭,聲音似乎安靜了。

但,

聲音不過片刻,這聲音再一次響起來。

「咚咚咚。」

「咚咚咚。」

那聲音,彷彿不是在敲門,而是在敲她的心臟。

「你知道我這些天是怎麼過的嗎?我的心啊,一抽一抽的……」

石少堅點頭,「不知道。」

「要學會傾聽女人的心聲。」紅姐低頭看著石少堅,「你幹嘛?」

「我在傾聽你的心聲。」

紅姐:「我懷疑你的動機。」

「我有些聽不到,可能太厚了。聽得不清楚。」

紅姐推開石少堅,「請認真聽我說。」

她繼續說道。

好在,雞鳴之後,這聲音就結束了。

得睡好覺的紅姐后,精神好了許多,仔細想想,昨晚上那件事又不是特別的恐怖。

也許是自己微醺幻覺?

如此,就這樣忘記。

日復一日。

到了第二天晚上,紅姐睡前又保養一番。

她照常來到鏡子面前,解開頭上飾品。

項鏈放下、

耳環放下,

頭飾放下……

等等,這都摘下了,怎麼又帶上去。

紅姐覺得不對勁的時候,瞬間就是點燃的炸彈。

尼瑪!

這鏡子的自己掉色了!

嚇得紅姐連續倒退,鏡子一切,似乎沒變。

可是再看這鏡子,只覺得頭皮陣陣的發麻。

剛才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麼玩意?

她確定自己沒看錯,鏡子的裡邊分明就是另一個自己。

好一會她才站起來,又一次朝鏡子裡邊看去。

這一次,正常。

似乎剛才看到的都是幻覺,不知真假,她坍塌的睡下。

接著,沒多久。

她聽到敲門聲。

又是那個聲音!

很有節奏地「咚咚咚……咚咚咚……」

很害怕,一個晚上根本就沒敢睡。

又是雞鳴后才睡一晚。

如此反覆幾天,精神要崩潰了。

直到昨天,紅姐突然坐起來,「我受不了了。」

接著她蹲在門口,等候那個聲音……

一晚上過去,門口沒人。

但是那個聲音一直都在。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撞鬼事件,已經升級到「擾民」。

尤其是紅姐這種日進斗金的女人,知道睡一覺多貴嗎!

誰特么的有空天天跟你這些鬼打交道。

可是,偏偏這鬼十分的可惡,在知道紅姐不好惹之後,只是發出聲音,再也沒有去嚇她。

這就匪夷所思了。

「一天天的,,沒事老是敲門。你說她這是要做什麼。」

石少堅疑惑道:「你沒給她開門嗎?」

紅姐很認真回應,「你覺得這是門的事?」

「我覺得像。」

「我也覺得像,然後我開門一個晚上。」

石少堅追問,「結果如何。」

「項鏈耳環差點丟了。有人趁著我睡覺進來偷東西。」紅姐攤開手,「問題是那個聲音還在。怎麼辦,我最近壓力好大……」

石少堅仔細想,「既然不能再源頭解決問題,我倒是有個辦法。」

紅姐眼前一亮,「快說。」

「我們找一隻公雞,讓它雞啼,那鬼誤以為是天亮了,自然就不會找你麻煩。」

紅姐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盯著對方,「你在耍我。」

「我發誓絕對沒有。這是經過茅山道法確認的。公雞又稱之為『地鳳凰』本身就有驅邪避凶的效果。」石少堅理所當然的解釋道。

「所以我去找一隻公雞?」

石少堅點頭,「不過得找一隻作息不規律的。否則它不懂提前雞啼。」

紅姐:「我發現你在耍我。」

石少堅發誓,「我絕對沒有。」

只是發誓的對象……有些偏離。

紅姐忽然看向石少堅,目光猥瑣,「我說,你能不能認真點。我人老珠黃的,身材走樣,沒啥好看。」

說罷,自信的挺了三十六姨。

「介不介意我看一看。」

「你……行吧,你看就看,別動……」

然後石少堅從紅姐的脖子拉出一根紅繩,紅繩上拴著一塊寶玉。

質地通透明亮,還散發柔和的光暈。

紅姐:「……」

收拾好自己的衣領,咳咳,是我多慮了。

仔細再看,這寶玉之中,有一絲裂紋。

對此,記憶中九叔有講解過,這開光的玉符出現裂痕,必然是遇到邪祟。

也就說,紅姐是被這玉符護體,大概是這麼一回事。

「怎麼樣?石大少你有什麼想法。」

石少堅遞給紅姐玉符,「這塊玉石是好東西,能夠幫你擋災。看到這條裂痕沒有,已經擋了一次。」

「原來如此。那現在該怎麼做。」

石少堅捏著下巴,一拍大腿,似做了重大決定,「如果沒有其他事,我想……我們應該早早入睡。」

紅姐:「……」

。當地的人應該都知道,七星公園是一處陰氣極重的地方。古往今來,傳下不少這裡鬧鬼的事件。普通人只當這裡發生過不少慘案,才導致陰氣匯聚越來越多。而陰氣重,必然會招來不少詭秘之事。所以,這就成了一種惡性循環。

但我知道,七星公園陰氣如此重,和這裡遍布的洞穴有關。

這……

《少年摸骨師》第213章七星公園(三合一) 烏裂有些詫異的看着烏牧。

「很詫異?」烏牧笑着問道。

「已經準備好了?」烏裂能夠了解一些,但是今晚的話,需要準備的東西很多。

「沒什麼需要準備的,有人拖住他們一會,我們就能成功。

就看成功程度是多少了。

而且我們要在他們過來前,找到江瀾。

從而將計劃成功最大化。」烏牧望着崑崙方向,繼續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