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還是一臉挑釁的「倩倩小可愛」的女主播在看到自己的血條突然的就這麼沒了后,也是微微的愣了,那個某音的宇宙之心可是最貴的禮物了,並且單價可是要小三千百元大鈔一個,對方這一下子就直接來了一百個……

倩倩小可愛也算是一個有名氣的主播了,她的直播方式可是要比悠悠那位清純的美女主播要多變的多了,線上、線下她都是用着不同的方式來維護著支持她的那一幫大哥們的。

所以她在某音這個平台的名氣也是通過她的各方面的努力來換來的,此刻在看到自己的血條已經被一直被她經常虐的悠悠給看不見血條兒了,也是非常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因為她沒有想到對面一直被她虐的悠悠主播真的傍上了一個大哥,而且還是那種超級大哥,女子的那種羨慕妒忌恨的心裏也是一下子就湧上了心頭。

所以,那種妥妥被打臉的複雜的情緒在湧上了心頭之後,那位超級大哥所發出的那句全平台的警告的話語,就直接被她忽視了。

在這個平台呆的時間久了,大小的場面她也是經過和看過的,一些超級大哥都會發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行為,有的神秘大哥人狠話不多,就是一個字:「干!」

而有的神秘大哥直接就是上禮物,全程一句話不說;還有的就是像對面悠悠美女主播的那位神秘大哥這樣,直接來個全平台的特權,進行宣戰,唯恐別人不認識他似的。

而這位倩倩小可愛主播石榴裙下,這幾種類型的大哥都是有的,而此刻直播間里也是正好有一位性格屬於不說話,直接上禮物的大哥,對於這樣的大哥,不管是什麼樣的主播都是喜歡的。

一來就刷禮物,誰不喜歡。

此刻這位大哥已經給她刷了幾萬的禮物了,所以為了刺激這位只刷禮物不說話的大哥多刷些禮物,在看到一直被她虐的悠悠小主播,今日一直上頭條,看來肯定是有了大哥來支持了,內心有些眼紅和妒忌的她二話不說就直接連麥悠悠,進行一場PK對決,用意很明顯,那就是,即便你就是有了大哥,也是只有被自己虐的份兒。

此刻倩倩小可愛還是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在忽視了那位大哥全平台的警告后,就開始用她那種令正常男人一聽就會血脈噴張的聲音開口:「哥哥,快點出手了!人家現在都被打的在地上摩擦了啊?」

在聽到倩倩小可愛女主播的話后,一向只是刷禮物不說話的這位神秘大哥,此刻竟然罕見的開口了,而且還是發的閃屏,就是那種出現在直播畫面正中的字體:「你真的不知道天賜是誰?真的不知道天賜軍團是什麼?真的是這麼的無腦?」

看到一直都是默默支持自己的這位大哥,竟然突然的開口了,在看到屏幕前的那三連問,倩倩小可愛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此刻她也是徹底的發現了自己直播間里已經湧進了好多的人,而且還都是各種等級、特權、徽章特別牛逼的玩家兒,並且所討論的各種言語也是將她給深深的驚嚇到了。

「別緊張,我只是來看看,看看連天賜哥和天賜軍團都不認識的無腦主播長的是一個什麼樣子,順便來觀察一下,這種無腦的主播,還會有怎樣無底線的大哥來支持!你們該繼續就繼續哈。」

「看着人長的也差不多啊,怎麼就是一個無腦的人了呢?後來仔細一看,哎呀,我終於明白了,原來這是被大哥給滋潤的,嘖嘖~看着粉絲數百萬之多,在這個平台上也算是小有名氣了,小有名氣就已經膨脹到這種地步,那成為了大網紅了,那估計眼睛裏除了看到老天,別人都不會放到眼裏的。」

「這位大哥說的話,倒是提醒我了,這個無腦的女主播不就是仗着自己有點顏值和粉絲多以及大哥的做後盾才敢這麼目空一切的嗎?那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裏了,雖然等級不高,資產不多,每天來這裏帶帶節奏,在全平台上說幾句話還是可以的。」

「不用勞駕大哥們這麼辛苦,我個人就是非常喜歡天賜哥,並且曾經也是天賜軍團的一員,既然她這麼目空一切,竟然連天賜哥和天賜軍團都敢詆毀,現已取關!不在支持!」

「同上,閑話不多說,我也已經取關!」

「……」

而這個時候倩倩小可愛也是能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粉絲數正在快速的流失著,而且此刻直播間下發的聊天區域都是統一的那句:「同上,閑話不多說,我也已經取關!」

看到這樣的情形,倩倩小可愛也是已經意識到自己今日真的是應了那句禍從口出了,這百萬的粉絲可是她犧牲了自己好多的東西,才賺取來的,由此可見,此刻倩倩小可愛內心也是非常慌得一批,她害怕,害怕粉絲真的都流失完了的話,那麼她……那樣的結果,她是真的不敢去想像。

此刻的倩倩小可愛也不管那麼多了,準備強行關閉與悠悠的連麥,但在點擊了后,才發現,今天她主動強行關閉連麥的次數已經使用完了。

內心在罵了一句髒話后,她似乎想到了什麼,就立馬開始私聊自己的那位只刷禮物不說話的大哥:「哥哥,您還在嗎?」在內心忐忑的情況下,那位大哥竟然也用私聊的方式回了話了,「在的。」

倩倩小可愛也是舒了一口氣,不管怎樣,粉絲沒了還可以在獲取,如果大哥走了可就的真的完了,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就是這個道理。

這裏的千軍,自然就是那些個一毛錢的粉絲們了;而這裏的「一將」就是那種有錢們的大哥。

大哥一出手,幾個宇宙之心一刷,那可就是整個頭條啊,到時就會湧進來很多的觀眾,憑藉自己的顏值和特長,那進來的粉絲定會十之八九留下來成為自己的粉絲的。

在這個行業待了幾年的倩倩小可愛自然是非常明白大哥的重要性的,所以憑藉她的一些個線下的手段,她的石榴裙下,也是聚集了幾個很有實力的大哥的,但是對於這個刷禮物不說話的大哥,倩倩小可愛因為這個大哥不愛說話的性格,一直沒有怎麼針對性的聊過天。

但是今天,在這種決定存亡的時刻,她也是顧不了那麼多的了:「哥哥,幫幫我,我會加倍的感謝您的!現在,也只有您幫助我了,我不是有意的,但是我確實不知道那個沈天賜和天賜軍團是誰啊?」

「真的不知道?現在全網都是關於她的消息,甚至在刷某音,你也是能看到的,事到如今,你還不說實話?」這位大哥生氣了。

倩倩小可愛自然是感覺出來了,這位大哥生氣的語氣,但她也是有些委屈,天賜這個名字是覺得有些熟悉,但確實是一時間沒有想起來是誰,但此刻知道了,也是晚了,「對不起哥哥,當時我是真的沒有想起來,只是覺得耳熟,現在我已經知道錯了。你能幫我嗎?我會好好感謝你的。」

倩倩小可愛說話的同時,她的雙眼也是不時的看着自己的粉絲數,此刻已經從百萬的基數已經掉到六十萬了……感覺到心在滴血的同時,她也是深深的感覺到了,這個沈天賜和天賜軍團的影響力到底是多麼的強大了。

「那你打算怎麼感謝我呢?」

看到這個大哥的這句問話,倩倩小可愛輕輕的咬了一下自己的那性感的小嘴唇,隨後也就敲下了那幾個字…… 「父親,你和陶叔叔都是那麼多年的好朋友了,我怎麼會不知道你的心思呢?如今好不容易聯繫到了,女兒自然只會為父親高興,那會笑話父親呀!」

白蓉蓉看着自己父親臉上的笑意也多了幾分,心理自然是提議,白老爺子高興的。

白老爺子聽到自己女兒說的這番話,開心的像個孩子一樣。

白蓉蓉忽然想到什麼,一臉憂愁地詢問道:「那陶老爺子現在生命有什麼危險嗎?」

「這多虧了韓風,現在陶老爺子已經脫離了危險,應該沒過多久就能恢復正常。」

白蓉蓉這才鬆了一口氣,自己父親好不容易才和自己的摯友「重歸於好」,可不能出什麼意外呀!

「那明天女兒就陪你去看看陶叔叔,陶叔叔也是看着我長大的,如今生病了,我自然也是要去看看的。」

沒有想到白老爺子卻一臉憂愁的望着白蓉蓉,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陶老爺子由陶可兒照顧,你們兩個要是見面的話,不會打起來吧?」

她們兩個從小就不對付,遇見不是爭吵就是打鬧。

可讓陶老爺子和白老爺子都十分頭疼,每次兩家人要見面的時候,必須得避開這兩個人,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白蓉蓉聽到自己父親說的話,愣在了原地。

不過沒過多久,她臉上便露出了溫暖的笑容:「父親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現在我和陶可兒都已經長大了,肯定不會像小時候一樣打鬧。」

看着自己女兒一臉堅定的模樣,白老爺子心裏還是有些猶豫的。

但是仔細想了想,自己和陶老爺子這麼多年的幽怨都解開了,想必這兩個小孩子之間的幽怨,也應該會解開的。

於是白老爺子便答應了這件事情,白蓉蓉一臉笑意的望着自己的父親,心情也愉悅了幾分。

另一邊的韓風第一時間回到家中,好久沒有感覺到這種滿足感了。

今天救人並沒有消耗韓風什麼修為,所以韓風並沒有感覺到疲憊。

他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現在還是下午,他必須得去公司一趟。競標的事情步步緊逼,韓風可不想讓白老爺子失望。

到了第2天的時候,白蓉蓉起了一個大早,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打算陪着自己的父親去見見陶叔叔。

她剛下樓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父親熱情的招呼自己。

「蓉蓉,快來吃早飯。」

白蓉蓉一臉無奈的望着自己的父親,然後看了看手上戴着的手錶:「爹,你怎麼這麼心急啊?現在不過才五點鐘,你就已經醒來吃早飯了。」

要知道白蓉蓉起的可也不算晚,所以自然也是有些震驚自己父親的速度。

白老爺子尷尬的笑了笑,撓了撓自己頭上不多不少的頭髮:「人老了,睡眠少了,睡不着了就起來了。」

白蓉蓉看着自己父親蹩腳的謊話,並沒有拆穿,只是默默的笑了笑。

兩個人隨便收拾了一下,便踏上了去陶家的路上。

在路上的白老爺子忐忑不安,因為他已經得到陶可兒的消息,陶老爺子已經醒了過來。

也不知道見到他會不會有氣急攻心,白老爺子心裏不由得有些擔憂。

白蓉蓉一臉無奈的望着自己的父親,他父親就是這種不善於表達的人,所以自己母親臨死之前,也沒有聽到自己父親說的一句我愛你。

這也是白老爺子心中留下的遺憾,可是白太太早就已經去世了,怕是再也聽不到了。

兩個人很快來到了陶家,白蓉蓉望着眼前的裝潢,看起來似乎跟十幾年一樣,還是那副老樣子。

旁邊的那棟別墅正是自己家的,因為他們兩家之前就是鄰居,後來由於兩家的關係愈加不好,白老爺子這才帶着白蓉蓉搬了出去。

如今已經時隔十幾年了,白蓉蓉都已經長成了大人。

門口的保安一眼就認出了白老爺子,要知道他當初也在這裏呆了十幾年,自然是認得出來白老爺子的。

他看着白老爺子身邊的白蓉蓉,有些激動的說道:「這位不會是蓉蓉小姐吧?這麼多年沒有見了,沒有想到竟然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

白蓉蓉禮貌地笑了笑,努力的從記憶中搜尋面前人的記憶。

「這是你張叔,小時候經常帶着你和可兒去玩的。當初為了你們,可是挨了不少的罵。」白老爺子好心的在旁邊提醒道。

保安有些不好意思撓了撓頭:「這是一些小事罷了,小姐已經在屋裏等二位很久了,還請兩位先進去吧!」

白老爺子點了點頭,便戴着白蓉蓉來到了客廳的位置。

此時的陶老爺子已經清醒過來,正坐在沙發正中心的位置,旁邊的陶可兒一臉笑容的站在一旁。

「陶老頭,你總算醒了。我還以為你跟我比了一輩子,這次要比我在前頭呢!」白老爺子一臉激動的望着陶老爺子。

那熟悉又生動的臉龐,白老爺子很久都沒有見到了。

果不其然,話音剛落,陶老爺子立刻捂著胸口,一臉怒意的望着眼前的白老爺子:「你這傢伙怎麼來了?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比你先走一步?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還虧可兒說你專門來探望我,我看你不安好心啊。我看你是不安好心啊!」

白老爺子看着陶老爺子回復精氣神的樣子,臉上也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這才是他熟悉的陶老爺子,永遠都皺着眉頭,一副不認輸的樣子。

白蓉蓉看着兩個老人的狀態,心裏也是十分高興。

這時陶可兒不合時宜的走了過來,一臉挑釁地望着眼前的白蓉蓉:「你怎麼也來了?」

由於怕兩個老人聽見,所以陶可兒的聲音壓得很低。

白蓉蓉饒有興趣的望着眼前的陶可兒:「我為什麼不能來?我當然是來拜訪陶叔叔的,這麼多年都沒有見了,陶叔叔還跟當年一樣英俊帥氣。」

陶可兒可不買賬,警惕的望着眼前的白蓉蓉。

她們就和兩個老人家一樣,也算是鬥了那麼多年了。

。 (半小時后觀看。)

「倘若天下有朝一日,被李和他們奪了去,任盟主手上欠下的累累血債,不會以為能夠憑空抹掉吧?李和縱使個人能放下,但他的行事風格,他立下的規矩,總會讓天下人推着他去做一些事情的。」

「任盟主就不計較生死榮辱了嗎?」

葉朴年在做最後的爭取,也問出了最直指本心的問題,他不認為任俠在罪惡之都犯下的滔天大罪,沾染的千萬人的鮮血,能夠洗白上岸。

如果沒有任俠。

罪惡之都以前可能是相對於其他普通城市來說有點特別,但卻依舊受帝國管控,這十多年來的慘狀根本不會發生。

可以說。

是任俠提供了保護傘,才讓那一切罪惡如此的堂而皇之……

「哦,這個就不勞你費心了,李和從來就沒有忘記要找我算賬,剛來曙光城的時候,他就表示三年之後與我必有一戰,要為那千萬亡魂伸冤。」

「真要能殺我。」

「李和是不會手軟的,放心。」

任俠淺笑着說道,完全看不出言語中會被殺的人是他,他沒有說自己的想法,可是,已經很明了了,任俠根本就不計較他自己的生死榮辱。

葉朴年感慨又嘲諷的說道:「真不愧是被評為最有資格拿起人道聖劍的人。」

「過獎,過獎。」

任俠含笑接受稱讚,葉朴年則說道:「既然來了,總得討杯茶喝,老夫應該當得起任盟主賞杯茶才是。」

任俠笑眯眯的給葉朴年沏了杯茶。

葉朴年接過喝了一口,才說道:「周瑞想用正常商業和行政手段打垮寰宇集團,讓寰宇背負巨額債務成為一個燙手的山芋。」

「老實說,我就算在外面,也不一定應付的來。」

「畢竟對手是周瑞,而他又坐在那個位置上,更何況,我現在被囚禁在曙光城,無法穩定軍心,周瑞更是會利用這一點,將寰宇的士氣打崩。」

「來了曙光城,我已經有預料到寰宇的結局。」

任俠笑道:「不急不急,四姓十三氏的家主今天就會來,因為你,他們可是提前了好幾天,本來至少要到淘汰賽他們才會過來的。」

「世家門閥根深蒂固,實力雄厚。」

「總有辦法幫你度過難關的嘛。」

葉朴年緩緩搖頭,說道:「周瑞如今在執政院說一不二,在行政力量上,他處於絕對優勢,在商業力量上,以帝國銀行為基礎,即便是寰宇集團也難以抵擋。」

「所以,正規手段,即便是世家門閥都鼎力支持,也無法改變結局。」

「除非任盟主你願意放我離開,到還有三成勝算。」

「正規手段無用,利用盤外招的話,如果我沒有猜錯,這隻會促使老元帥更快的介入,炎武衛的刀,我想暫時還沒有哪個勢力想試一試的。」

任俠露出有趣的笑容:「寰宇背後的那位,你都不提一提?」

「核武器威力最大的時候,永遠是沒有使用的時候,執劍者如果為了『凡間』的事親自站出來,那麼他的威嚴,也就淡了許多了。」

葉朴年平靜無比的說道,任俠則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葉朴年繼續說道:「事到如今,不如退一步海闊天空,周瑞想要收回可控核聚變商業化的專利,寰宇可以將其上交給帝國。」

「甚至於整個能源產業,都可以慢慢讓出去。」

「但。」

「寰宇只能拆分,不能贖買。」

任俠是全才,在商業上的能力也是頂尖的,但還是有些不太懂葉朴年這個操作,不由問道:「你讓出核心專利,任由政府拆分甚至入駐各種監察組來架空權力,這之後的寰宇,不過是徒留了一個空殼子而已。」

「你想要用這個跟那位神王交代,恐怕不太好吧?」

葉朴年捋了捋自己的鬍子,笑道:「寰宇拆分了,又不一定是周瑞吃肉,帝國執政院雖然周瑞佔了大多數,但全部的執政官可不都是他的人。」

Leave a comment